首页 > 人鱼恶礁 > 第131章 袭击

我的书架

第131章 袭击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洞穴的深度增加, 空气变得稀薄。

胡安被迫大口喘气。

这时上层洞窟洪水泛滥,冲垮冲塌多处岩壁的坏事竟然变成了好事,更多的新鲜空气流入了洞窟里。

“这里可以休息。”詹森把胡安带到了一处平坦的洞口。

胡安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前方, 发现这个洞竟然连半米宽都没有, 缝隙狭长又扭曲。

“这条路走不了。”胡安立刻阻止。

“我知道,不过这条缝隙通过上层, 有一点新鲜的空气。”

詹森解释,这是他给调查员找的天然氧气补充点。

胡安:“……”

胡安一点都不感动。

如果丰厚的报酬、恰到好处的关照, 都是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地卖命,还是赔上一条命的卖法,只要不是傻子总会反省一下这值不值得。

胡安的问题在于“不值得也得去”, 拒绝詹森的后果是什么,其他调查员没有体验过,胡安不敢去试。

——邪神有信誉,那是在邪神心情好的情况下。

胡安把脑袋凑到石缝洞口, 换了几口气, 胸口的窒闷感果然缓解了一些。

可是他觉得味道有点奇怪。

腥臭……

是错觉吧?

洞窟里难免有异味,腥气可能来源于水中的厌氧菌或者地底深处喷出有毒气体的孔穴。

“里面有东西。”詹森忽然说。

不等胡安反应过来,詹森伸手轻轻一招, 石缝里立刻传来了让人牙酸的摩擦声。

仿佛有个卡在里面的东西在竭力挣扎。

胡安恐惧地闭上了眼睛,抱头缩成了一团。

“不是邪神,也不是异变生物, 只是骨头。”詹森低声说。

胡安睁开眼, 恰好看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从狭长的石缝里“跑”出来。

“咔。”

胡安低头一看, 发现是个白惨惨的颅骨。

他吓得倒退, 手电筒飞了出去。

詹森接住了手电筒。

——这是消耗品, 用完了就没有了, 得省着用。

胡安这一路上已经在各种危险状况下掉了七八次手电筒,已经被迫习惯了邪神的减损操作,他表情僵硬地从邪神手里拿回照明工具,重新开始研究地上的颅骨。

确实是人类的遗骨。

可是又太过干净了,没一点皮肉毛发,血迹也看不到。

这就显得颅骨很假,像是大学生物课堂上的模型。

胡安再次查看石缝,这窄得可能只有猫能钻,人是绝对挤不过去的。

“难道这通道的另外一端,是外宽内小的口子,这个人失足摔下来,尸骨卡在了缝隙里?”胡安惊恐地问。

詹森否决了这个猜测,回答:“通道里面只有这个颅骨。”

“呃!”

胡安心想他总不能询问谁把脑袋掉进石缝里了吧!

这里又不是法国人的断头台,哪有没了躯体的颅骨到处乱滚的情况?

哎,反正是不幸的遇难者,也许是捷列金教授失踪的朋友呢?

胡安在背包里找了找,拿出一块布裹住了颅骨,重新放回岩缝里,还用匕首在旁边的石块上刻了一个简陋的十字架。

虽然不是理想的墓穴,但是没办法,背包里的空间有限。

当年欧洲教堂的地下墓穴里,还放过几万具尸骨。有些墓穴还会把亡者的颅骨、腿骨、胸骨分开,堆砌成墙壁或者骨台,看起来非常壮观,不过胡安每次都觉得毛骨悚然,觉得这玩意跟南美洲古文明遗迹里的尸骨坑差不多。

胡安唉声叹气地给这位遇难者做了祷告。

詹森安静地看着,等胡安站起来,他才好奇地问:“如果这个人不信上帝呢?”

“……这个星球上只有两种神,一种是邪神,另外一种从来没有存在过。”胡安闷闷地说。

詹森想了想,觉得很有道理。

古神是有信徒的,包括盖密尔,从前在北欧冰海上航行的人类都膜拜(敬畏)海神。

其实海神的威能一大半是人类想象出来的,盖密尔没兴趣掀翻人类的船,也没有那么喜怒无常,船在海上失事还是天气问题居多,普通人没有那么容易遇到神秘事件。

但人类不知道这点,人类对未知怀有恐惧,邪神是未知,自然灾难也是未知,他们分不清这里面的差别。

于是他们臆想出了种种故事,为神灵编写传奇,把畏惧变成顺服、膜拜与求饶。

为失败找借口,为不幸的生活寻求一个寄托。

臆想得多了,许多不存在的“神灵”就出现了。

比起邪神,当然是不存在的神更仁爱,会庇护人类,也更守规则,会让人类得到很多很多好处……既然不存在的,那当然怎么吹都没事。

既然不存在,信仰有差别,有什么关系?

詹森觉得胡安的话很有趣,或者说这个时代的人类变得有趣了。

在过去,灰色教团这种掌握了神秘学知识与诡异力量的教团,仍然要用信仰做屏障与旗帜来控制下层成员,教团成员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是上帝的奴仆,为上帝驱逐邪恶的魔鬼力量——汉斯在离开威尼斯之前,还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呢!

胡安休息够了,重新上路。

在极度疲惫与幽深的黑暗里他产生了一种错觉,这个洞穴好像没有底。

通道有时往上,有时向下,还有左右迂回绕弯盘旋的。

胡安趴在岩壁附近听到轰隆隆的声响,分不清究竟是地底岩浆活动,还是地下河流的洪水。

他开始丧失方向感。

听觉也变得迟钝了。

胡安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,他听到了岩缝孔隙里的风声,还有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哀嚎。

可是詹森说什么都没有,只有石头滚落与洞顶滴水的声音。

胡安摸着昏沉沉的脑袋,越爬越慢。

他没有发现,在他前方带路的詹森,表情微妙地转头看了他一眼。

“……呼。”

风声又来了。

胡安忽然看到有一根细长的怪触手像鞭子一样在空气里飞舞着。

这是什么幻觉?

胡安下意识地抬起手电筒,然后身体瞬间僵硬。

手电筒的光亮消失了,这个消耗品失去了功能,它是什么时候熄灭的?

手电筒既然没有光,他为什么能“看”见这个飞舞的细长触手?

不对,好像又多了一根!

胡安忽然听到了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,好像要脱离胸腔,他还感觉到全身肌肉都在抽搐,似乎也要“离家出走”。血液变成了岩浆,烧得他浑身灼热疼痛,他张开嘴想要呐喊求救,可是嗓子里发出了扭曲嘶哑的怪声。

“砰!”

一艘粗陋的独木舟,倒扣着把胡安直接罩在了

胡安被撞得趴在地上,失去了意识。

而他原来站立的位置,却多出了一个恐怖的怪物。

它看起来像是放大了无数倍的蜈蚣,头顶生着五根长长的鞭状触须,灵活而柔软。

它的躯体大部分缩在岩石缝隙里,只冒出了脑袋。

口腔里是一圈圈怪异排布的利齿,混乱诡异,看一眼就会让人发疯。

脑袋上没有眼睛,只有那些触须,看起来像一朵盛开的海葵,在触须下方就是形状恐怖的嘴。

怪物咬了一个空。

它有些迟疑地左右旋转,鞭子状的触须四下搜索,好像在捕捉猎物的踪迹。

很快怪物就发现了倒扣的独木舟。

“沙沙。”

怪物的身体又钻出来一截。

它准备用触须抓起独木舟,等待人类惊恐转身看见自己的那一刻尖叫狂喊的模样。

——运气好的话,这个猎物当场就会碎成肉泥,喷射到它张开的巨口之中。

怪物凭借本能判断,这个猎物的生命力有点强,可能需要咬上一口。

刚才咬空了,第二次应该不会。

怪物高高地抬起头颅与躯体,它的牙齿伴随着口腔肌肉胡乱地挪动着,就像是一个兴奋的捕猎者。

“轰!”

独木舟碎裂,木片四散乱射。

同时这个蜈蚣状的怪物被拽飞了出去,身躯完全脱离了藏身的洞穴。

白色冰霜沿着狰狞巨虫状的躯体蔓延,并且越来越厚。

怪物疯狂地挣扎着,可是它落入了陷阱,从它盯上这两个靠近巢穴的人类开始。

这个怪物没有大脑,也没有“人类的常识”,所以它没有察觉到异样——独木舟怎么会凭空出现在地洞里呢?那不是被倒扣的独木舟罩住的调查员,那是一个诱饵,一个老鼠夹子啊!

詹森隐藏在黑暗之中,静静地等待着这个猎物走到自己准备好的位置。

然后——

藤蔓隔着冰层捆住了怪物。

怪物挣扎的力量很大,冰层不停地破碎,可是冻结的速度比碎裂的速度更快。

詹森又通过某种方式获得了盖密尔的力量,这种冰封还带有时间停滞的效果,落入陷阱的邪神愤怒地吼叫着,却无法阻止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慢。

在生死危机面前,它顾不上躺着的渺小人类了,开始拼命地往石缝里钻。

它以为一路跑,洞窟会一路塌陷,砸在敌人身上,迫使敌人松开。

可是预想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,对方的本体或者化身比它还能穿孔穿缝。

不管是多么长、多么狭窄扭曲的缝隙,都不受影响。

相反,体表的冰霜开始往里面渗透。

洞壁的积水也在结冰。

原本湿滑、复杂的地窟变成了冰雪滑道,它无法控制自己的速度,也没办法甩脱敌人,仿佛要跟着自己的巢穴一起被“冻”住。

它被迫发出虚弱、讨好的求饶声。

藤蔓不理它。

继续缠绕一圈,认真地往上拖。

“盖密尔!”

别看戏了,快来接手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