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一群倒霉鬼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那日从酒店逃出的十几人,大部分都惨死在了丧尸嘴下,他们五人幸运的躲入了这座楼中,靠着房间内遗留的物资,倒也没有挨饿。

不过见识了感染体丧尸的可怕后,谁也不敢面对。

毕竟那可不是移动缓慢的病毒体丧尸,而是追着人咬的感染体,威胁程度不在一个层次。

“走,咱们下楼!”

看着林起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,刘博当即发号施令,带着四人朝外面走去。

似乎是在酒店中受了林起的影响,他们五人都制作了一把长枪,尤其是刘博,手中拿着的是一根一米八长的钢钎,不用刻意去打磨,便有不俗的威力。

在钢钎上,他还刻意的缠绕了麻布,以增加持感。

剩下四人的武器就有些寒酸了,有的是用拖把改造,有的与林起一样,是一根晾衣架。

五人小心翼翼的下楼,依旧是刘博打头阵。

待到了楼下,便看到一只丧尸从街道上慢慢游荡过来。

“你们两个来练练胆子!”

这种病毒丧尸,刘博并不怕,对他而言不过是欺负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而已,早已克服了心理障碍。

但对另外几人而言,面对这种丧尸,需要莫大的勇气。

“老大,还是您来吧,我们在后面给你助阵就行!”

那憨厚年轻人吓得脸色苍白,这又过了两日,病毒体丧尸身上腐烂的状态越来越可怕,甚至行走时,身上的烂肉都在往下掉。

“妈的!你们有那家伙十分之一的勇气,老子也敢带伱们去街上闯闯了!”

刘博骂骂咧咧了一句,认命的向前走了两步,抬起手中钢钎朝丧尸脸上一捅,钎头直接贯穿了丧尸的脑袋。

随手用力一拨,便将丧尸拨倒在地。

“现在它已经死了,你们都过来戳几下,克服一些心理障碍。”

刘博知道,若是再继续下去,这些累赘迟早会拖垮他,倒不如好好调教一番,倘若有人还是不敢面对丧尸,那只有想办法将他放弃了,这种人跟着也是拖后腿。

丧尸虽死,可身上散发的恶臭,却让人难以靠近,四人挪了好一会脚步,才慢慢靠近,举起手中长枪,闭着眼睛捅了几下。

感受到长枪与那烂肉接触时的软腻感,当即便有一人忍不住直接呕吐了出来。

似乎是起了连锁反应,于是一人跟着一人,都扶着墙口吐酸水,到了最后就连刘博也深受感染,情不自禁的干呕了几声。

直到点了根烟,深深吸了一口,才压下了胃中的恶心感。

“老大,给我来一口!”

看到刘博蹲在一旁抽烟,最近的那个憨厚年轻人擦了擦嘴,凑上前一脸谄媚。

刘博又深吸了一口,才将那半截烟丢了过去。

“妈的,恶心死老子了,别把屎吐出来了,赶快走,不然一会丧尸闻到味就过来了!”

刘博看着几人丑态百出,一脸懊恼之色,自己当初怎么就答应带着这群笨蛋了。

看到刘博走开,剩下的三人也不敢再吐,纷纷提着长枪追了上去。

不过百米远的距离,几人硬是走了将近十分钟,才来到了林起所在的居民院前。

铁门前几具腐烂的丧尸,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,不过好在他们已经吐的差不多了。

“老大,有锁,咱们进不去咋办?”

憨厚年轻人叫陈小波,虽然胆子不大,可却是懂得察言观色,寻找问题,制造麻烦。

“有锁砸了,砸开啊!”

刘博黑着脸,将挡在前面的人推开,提起八斤重的钢钎,用力抡了上去!

咣当一声震响,铁门颤了几下,那铁锁却没有被砸开,刘博眼角狂跳,不着痕迹的抖了抖手。

“你们离远一些,影响我发挥了!”

待四人又后退了几步,刘博也不敢再砸了,将钢钎插入锁头,用力撬了一下。

咔嚓一声,铁锁被撬开,不等他将钢钎抽出,四人便急不可耐的推门躲了进去。

在观察的这几日中,他们已经知道这个居民院是非常安全的地方,就算是有丧尸,也全都被林起清理干净了,下意识的便要踏入安全的地方,心中才会平缓一些。

“妈的,跑的真快!”

刘博忍不住又骂了一句,将钢钎抽出之后,紧跟着也追了上去。

围着三栋居民楼转了一圈,两栋全都房门紧锁,只有一栋是虚掩着。

此刻在二楼窗前的赵团团,已经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,她躲在床帘后面,偷偷看着楼下的几人。

此刻唯有紧闭的房门,才能给她一丝安全感。

“林大哥!你快回来啊!”

赵团团缩在沙发上,眼中满是惊慌。

“老大,这栋楼的门没锁,肯定是那小子出来忘记锁门了!”

陈小波仿佛发现了什么,一溜烟跑了回来,邀功道。

“我又不是没长眼,早就看到了!”

刘博此刻越发嫌弃自己这个小弟,当即便大步向前,来到了那栋楼前。

刚推开门,便看到了地上一层黑褐色的污血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。

“地上有脚印,错不了,就是这栋楼!”

凭借着地上的蛛丝马迹,他很快便有了判断。

于是迈出一步,正准备上楼时,又停了下来。

“你们两个走前面!”

刘博用钢钎指了指另外两人,身为老大,他必须要时刻保持老大的威严,打头阵的事,怎能自己亲自上。

“老大,我们可没有你厉害,万一要是遇见了丧尸,我们可打不过啊!”

这两人吓得双腿直哆嗦,跟在刘博身后出来,已经是最大的勇气了,怎敢独自一人面对丧尸。

“怕什么,他住的地方怎可能会有丧尸,早就被他清理干净了,如果这点勇气都没有,以后你们两个别跟着我混了!”

刘博阴沉着脸,有种将这两个废物弄死的冲动。

两人转念一想,也明白了过来,对视一眼之后,这才鼓起勇气朝楼道内走去。

地上黑褐色的粘液,让行走时仿佛双脚被什么东西拉扯一般,每走一步,心中恐惧就越多一分,不过身后刘博步步紧逼,两人根本不敢退。

好在第一层的房门全部都关闭着,算是有惊无险。

待来到第二层,刚从楼道口出来,便看到地上一道鲜红的血印,吓得两人再也抬不起脚步了。

“老大!地上有血!鲜红的血!”

那黑褐色的血,远没有鲜红色的那般让人心生恐惧,两人争先恐后的向楼道内退去,仿佛前面有择人而噬的怪物一般。

“一滩血就将你们吓成这样,妈的!”

刘博一把将两人推开,手持钢钎慢慢走了出去,顺着地上的血印,目光渐渐转移,待看到被钉在墙上的那只剥皮丧尸后,瞳孔微缩。

“妈呀!”

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,刘博也被吓的一声惊叫,而他身后的四人听到叫声,更是头也不回的朝楼下跑去。

待他回头看去,四人早就跑的消失了身影。

“妈的!这地方太古怪了!”

只剩刘博一人,他也不敢再继续探查,只得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。

(本章完)
sitemap